陕西渭南电视台

“冠军”鸽子 乘高铁作弊

苏笑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赛后参赛鸽子接受验鸽;小图:第一、第三名鸽子二次验鸽时,主人称鸽子死了,只提供了带脚环鸽腿。

2017年5月1日,在上海市信鸽协会举办的一岁鸽大奖赛中,包揽前四名的两位鸽主共可赢得300多万元,但两人却迟迟不来领取这笔巨额奖金。由于比赛成绩受到质疑,协会要求再次对两人的信鸽进行验鸽,而这四只鸽子却离奇暴毙或失踪。在警方的调查下,这个国内首起信鸽舞弊案被查实,原来两人带着鸽子乘高铁完成比赛归巢,行为涉嫌诈骗。经过一年多的侦查诉讼,近日上海长宁区法院以诈骗罪对两人宣判。记者宣判后首次联系到上海市信鸽协会,还原了这次轰动国内信鸽界的案件经过。

事件回放 得大奖却不敢领奖金

去年5月1日,上海市信鸽协会举行第十六届一岁鸽大奖赛,共有5850只信鸽参加比赛,总奖金达到390多万元。当天凌晨,协会在距离上海650公里的河南将参赛信鸽放飞。16点36分14秒,获得头名的信鸽归巢,在接下来的四分钟内,第二至第四名的鸽子也相继归巢。前四名的鸽子分别属于龚某和张某所有,而第五名的鸽子则到17点27分归巢,比前四名慢了50分钟。按比赛规则,前四名的鸽子将获得一笔丰厚的奖金,前三名奖金为冠军45万元、亚军33.75万元、季军22.5万元、第四名8万元,共计达到109万元。

记者了解到,除了比赛奖金,两位鸽主还买了可以获得200多万高额奖金的指定鸽。总额超过300万元的大奖,但两人迟迟不肯来领奖,同时成绩公布后,业内质疑声不断。上海市信鸽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张雷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,“当时我们就接到许多会员来电,强烈反映参赛会员有作弊嫌疑,我们就向体育局做了汇报。”张秘书长表示,这次比赛结果让国内很多鸽友质疑并要求查明。

官方验鸽 金牌信鸽却意外暴毙

张秘书长告诉记者,前四名鸽子领先50分钟,这很不正常。“而且这四只鸽子到达鸽棚的时间前后不超过4分钟,有经验的鸽友看数据就发现了问题。这几只鸽子的鸽棚在浦东区,还到得那么早,不少鸽棚距离更近的鸽子都还没有归巢。”记者了解到,由于比赛成绩最终还要核验飞行距离后,进行一定权重的加扣,所以即便同时到达,实际飞行距离远的鸽子也能胜出,第一名的鸽子比第五名多飞了18公里,时间却快了近一小时。

“赛后我们成立了专案调查组,并对前1000名的鸽子进行复验,考虑到事情重大,我们也报了案,请司法机关介入调查。”张秘书长说,随后蹊跷的事情就来了,舆论质疑最核心的四只鸽子均不能来验鸽。“第一、三名的鸽主说鸽子死掉了,并在5月12日到我们办公室主动上交了鸽子死亡的照片及脚环,脚环内壁有打磨的痕迹,这一点在统计成绩的那次验鸽中并没有发现。而第二、四名的鸽主在我们的再三催促下,索性不来验鸽了。”

记者了解到,信鸽协会公布的验鸽情况中,获得前1000名信鸽中有51羽未前来验鸽,送到鸽协验鸽后经查有问题的羽数为71羽。对此,上海市信鸽协会的工作人员求助警方,希望能将事情得以还原。

水落石出 主人带鸽乘高铁作弊

经过警方近一年的调查,近日上海信鸽舞弊案水落石出,获得前四名的鸽子成绩均是作弊完成,离奇的是主人龚某和张某竟带着鸽子乘坐高铁归巢。

龚某和张某的鸽子何以能跟着他们乘高铁呢?经过警方查实,原来两人运用了“AB棚”的手段。张会长告诉记者,两人在上海和河南分别设了AB两个鸽棚,在两地均养一段时间,鸽子从河南飞出后会飞往在河南的B棚,而两人早已在此等候,将鸽子装进伪装成食品的纸盒中,再迅速前往高铁站,乘坐时速数百公里的高铁到达上海。一到上海站,他们迅速又将鸽子放飞,这时鸽子则会主动去找位于上海的A棚,到达棚内便到达终点。

“两人虽然设计得很精妙,但是却估错了时间,这几只鸽子到达的时间比后面的鸽子早了近一个小时,引起了普遍怀疑。”一开始很多人都没有想到这样的方式,警方在赴河南调查后,迅速掌握了两人在当地设鸽棚的证据,找到了帮他们在“B棚”养鸽子的人。他们先是用驯养经年的老鸽子冒充比赛要求的一岁鸽。

据龚某交代,他从2016年就开始准备这次比赛。由于每年比赛集中放飞地都在河南商丘,他便出资在河南找人饲养这批信鸽。经过一段时间放飞,让信鸽认识河南饲养点的鸽棚,然后,与张某一起将信鸽带回上海饲养,又让信鸽认识了上海的鸽棚。4月29日将参赛信鸽交给赛事主办方后,两人便驱车赶到河南饲养点开始作案,最终营造成参赛信鸽自己飞回的假象,获得前四名。而根据警方调查,两人做贼心虚,在引起多方关注后商议将作假信鸽杀死,这一细节也引起很多鸽友公愤。

案件影响 比赛或降低奖金总额

记者了解到,最终这次信鸽比赛的奖金按照均分的方式发放给了完赛的鸽主,高额大奖变成了雨露均沾。而在比赛中舞弊的行为也被认定为涉嫌诈骗,虽然没有领取奖金,但两位鸽主仍然被依法判刑。近日,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法院对这起诈骗案作出一审判决,被告人龚某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,缓刑4年,并处罚金3万元;被告人张某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,缓刑3年,并处罚金两万元,同时这也是国内首起信鸽比赛舞弊诈骗案。一审判决后,龚某、张某均未提出上诉。该判决已经生效。

为何一场信鸽比赛能有上百万的奖金呢?张秘书长向记者介绍,信鸽比赛的奖金均由参赛费用来负担。“一羽信鸽参赛要交300元左右的费用用于电子脚环、比赛组织及奖金,这次比赛共售出14501枚足环,总参赛费的90%以上会被放入奖池中。目前来看,高昂的奖金也让一小部分养鸽人愿意去铤而走险。”张秘书长表示,这次作弊事件肯定会对国内信鸽比赛的组织、技术等多方面产生深远影响。“我们在考虑降低奖金总额,或者让奖金分配更均匀,以减少比赛的博弈性质,更加注重比赛的参与性和休闲性,最终让这项古老的运动回归爱护动物、陶冶情操的本意。”张秘书长还提到,比赛还将会对放飞地点进行保密,“以后我们会考虑不告知放飞地点,或者临出发前进行随机选择,力求更加公平。”  据扬子晚报

我来回复

已有0人评论,0人参与
登陆(请登录发言,并遵守相关规定)
其他回复
    其他提问
    其他最新发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