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芮探秘——走进澄城刘家洼东周遗址

来源:《走进渭南》栏目2019-06-11 19:39:14

(记者:田璐 仵敏峰 )2004年,“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”韩城梁代村古墓群的发掘让一个古老国度芮国进入人们的视野,而时隔十四年之后,澄城县刘家洼古墓群的发现,再次让古芮国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,那么梁带村古墓群和刘家洼古墓群之间存在着怎样的渊源?2700多年前的古芮国又发生了什么?在节目中,我们将带你走进刘家洼东周遗址,再次探秘那个失落于历史的神秘古国。

2016年冬天的一个深夜,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打破了澄城县公安局王庄派出所的宁静。“我是刘家洼村的,我们村四组沟边有一伙人像是在盗墓,你们赶快过来。”电话那端,几个农民着急地抢话说。接警后,民警很快赶到现场,盗墓者四散而逃。在公安机关随后展开的大规模追捕中,犯罪嫌疑人相继落网,追回被盗文物四百多件,考古人员据此判断,被盗的这块墓地,很有可能是一个高等级的贵族墓葬。 

2017年2月,省、市、县相关单位组成联合考古队,对墓地进行全面勘探与抢救性发掘,对墓地所在的鲁家河流域进行全面系统的考古调查。 经勘探,确认该墓葬群南北长约110米、东西宽约70米,总面积约7700平方米,共发现墓葬56座、车马坑2座、马坑1座。随着考古勘探的进展刘家洼古墓群逐渐向人们解开了神秘的面纱。 

刘家洼遗址位于澄城县王庄镇刘家洼村西的鲁家河东岸塬边,邻沟而居,北距黄龙山约10公里。鲁家河穿遗址区中心而过,将遗址分为东、西两区。两区都勘探发现了一般居址密集区和墓地。 距离灰坑不远处就是两座带有很长墓道、南北向东西并排分布的“中”字形大墓(编号M1与M2)引起了考古人员的关注,这两座墓主人的身份在当时被认为是判断墓地性质的关键。两座大墓均遭严重盗扰,人骨不存,墓主葬式不明。 

 被盗严重的M1号墓残留各类随葬品总计240件。相对M1号墓,M2号墓保存状况相对较好,出土各类文物400件,。  从刘家洼墓地里挖出的七鼎来看,显然与芮国国君的诸侯级别相当。特别是西侧长达5.3米的编钟架保存较好,另外最让人关注的还有一件长2米、宽1.3米,四角为铜构件的三栏床榻遗存。 

M2号墓所出土的三栏床榻,四角加有青铜角饰,将中国使用床榻的历史提前到春秋早期。 M3号墓是紧邻M2号墓的另一座竖穴土坑大墓。从墓型及规格和陪葬品判断为诸侯夫人墓。   M3号墓的独特之处在于椁室四壁上共有9个壁龛,每龛都发现了一具骸骨,下肢甚屈,经现场勘查分析应为年轻女性殉葬。 

而活人殉葬,是奴隶社会的一种非常残酷的制度。商周战国时期贵族死后把生前享用的一切,包括美妻艳妾都送到坟墓中去,人殉发展更是登峰造极。到了秦汉以后有所收敛,往往代之以木俑、陶俑进行殉葬,如兵马俑,秦汉以后就很少有人殉葬。 除了主要的诸侯墓及夫人墓之外,在刘家洼还发现了大量的车马坑,而这座马坑虽然历经两千余年,马的骨骼依然清晰可见。 

 墓主沉埋于地下,车马化作腐朽,青铜器锈蚀斑斑。如今尘封的大门隆重打开,虽然听不到车轰马鸣,却能真切地看到古芮国它灭亡前的熠熠光彩! 站在刘家洼墓地里,走在两千年前的墓道上,仿佛穿行在春秋时代的历史画廊里,让人感慨历史风云变幻,在位于良周秦汉宫景区的刘家洼出土文物展馆里,我们似乎看到了芮国在春秋时代的兴衰历程。 

众多金器、铁器出土,提供了认识我国古代冶金及冶铁业发展重要信息,同时揭示了芮国后期民族、文化融合的真实图景。 在出土的青铜器上,相继出现了“芮行人”“芮太子白”等铭文。这一发现为芮国墓地性质的认定提供了最为关键的线索。除此之外,还出土了大量精美的玉器、金器和车马件,尤其是有的金器是首次出土,比如长约1.4米的金制权杖头,上面饰有精美的蟠螭纹图案,是国内迄今发现的唯一一件金制权杖头。 

而刘家洼出土的乐器组合均为编钟、编磬各两套,同时还发现有多件建鼓、铜钲、陶埙等,充分展示出芮国贵族对音乐的喜好。    这一件件被曾经的主人抚摸过、欣赏过、佩带过的物件,似乎都带着当年的气息,向我们叙述着那鲜活的过往;被深埋地下的历史,也随着考古发掘的进展,逐渐展现在人们面前,目前刘家洼东周遗址东二区的古墓群依然在紧张发掘当中,已发现人骨、陶罐、车马器等相关考古线索,古芮国的故事依然在继续。



来源:渭南广播电视台《走进渭南》栏目

编辑:李翠

审核:赵琳

终审:梁博


编辑:李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