驰马千里逐金浪 ——2019渭南跨区机收纪实(二)困境

来源:农家四季2019-06-10 18:24:55

(记者 创飞)跨区作业是经营收割机这个行业大部分人每年的必然选择,渭南收割机跨区作业在陕西省一直是领头羊,今年也不例外。那么今年这些收割机跨区作业的状况究竟怎样,今天我们就来一起了解一下。

5月27日,我们来到河南的第一站内乡县。夜幕降临的时候,在县城的一个三岔路口,我们见到了几位正在休息的渭南机手,这个地方也是各地跨区机手的临时集散地。张小红是一位有着近20年的老机手了,收割机也是换了6台,说起近几天的收入情况,张小红说今年不如往年。

渭南机手 张小红:这冒险呢,操心太大了,风险大,没有稳定的钱么。

白天活路少,晚上张小红还是利用休息时间检修车辆,他还想在后边一段时间抓紧多干活。第二天中午,下起了小雨,听说渭南一位机手遇到了一点小麻烦,于是我们赶往现场查看。在一块麦田我们见到了这位机手,他还正在收割小麦。

渭南市农机局副局长  同青军:刚才这里出现啥问题了?

机手  许于山:地头有个三轮车, 旁边人多车多,倒车的时候把人家车的大灯给撞了,撞了给人家赔了300元。

小事故随时都会发生,这也许正是张小红所说的风险大。另一位机手赵停录这一次可是遇到了大麻烦,他的妻子受伤了,听说正在南阳市医院救治,于是我们也赶往南阳市看望。

机手 赵停录:当时我在前面收,她在后边可能是量地去了,我转了一圈过来,她就捂着肚子了。

老赵说,事后才知道是收割机的一块刀片脱落,随着收割机的高速运转,刀片被卷入机口,又从出草口甩出,于是就刺中了在一旁的妻子。事发当时老赵的妻子伤情严重,在当地人的协助下,从内乡转到南阳市区的一家医院。

机手 赵停录:现在基本上脱离危险了,收割机在内乡放着呢,刚到河南干第二天活。

机手 赵停录女儿赵晓苗:我弟还比较小,还没有结婚,父母的收入基本上都是靠这个收割机来养这个家。

发生这样的大事故,老赵始料未及,这一季他非但没有赚到钱,还得给妻子看病花钱。市农机局看到这种情况当场也给予了1000元的救助慰问金,希望他们度过这个难关。农机安全互助保险协会也是预支了5000元的保险理赔。采访中我们了解到,像这样大大小小的事故每年都会遇到,截至采访当天,事故发生率同比还不算高,在近两周时间内,保险协会接到了200余起,大部分都是小事故。

陕西省农机安全互助保险勘察定损员 李兆基:发现责任比较明确的,现场就给理赔了,现场快速理赔。

发生事故就会带来经济损失,当然这毕竟只是少数。采访中我们了解到,今年这些机手们最头疼的还是活路少,挣钱难的问题。

渭南机手 宋小勇:今年这情况基本上走到哪都是这,一块一块的熟,熟的不统一,熟了的人叫来一割,有的人一看有点青就回去不割了。

遭遇麦子成熟的不统一的问题,这也是影响收入的不可控因素,除此之外,许多机手说还有影响收入更难解决的问题,那就是这个行业如今竞争也十分激烈。

渭南机手 张小红:现在还是车饱和了,基本上饱和了, 这个车卖了也就不想干了,现在这样算下来不如好好打工。

在采访的路上,我们发现这里不只有渭南的收割机,还有来自咸阳、西安,甚至山东、天津等地的收割机,而收入状况却相似,相比以往有所下降。出门在外的机手们遇到种种困难,他们似乎没放在心上,还是坚持要走完这一趟。在邓州高速入口处,等待转场的间隙,有人还捉来一直虫子用手机拍着玩。也有人并不轻松,跟哥哥一起出来的杨小玲心里还在惦记着家里即将高考的儿子。

机手辅助作业人员  杨敏州妹妹杨小玲:资料费啥的,花费都大得很,不干这个咱办呢,希望他理解。

在河南的农村,机手们正在忍受着饥饿,劳累,困顿,可是城市里却是另一片天地,这里人们正在凉爽的夏夜,踩着松软的草坪,或散步,或游戏。两者似乎毫不相关,但也许这些人当中就有正在农村忙碌的机手惦念的人。

俗话说,好出门,不如赖在家。这也是跨区机手的真实写照。困难虽然有,但是他们依然坚毅,乐观,没有人半途放弃,他们还在努力寻求突破,他们有着朴素的信念,那就是天道酬勤。

来源:渭南广播电视台公共频道《农家四季》栏目

编辑:唐蓉

初审:王杰

审核:张军涛

编辑:唐蓉